枫柒律峦。

ID即企鹅,扩列烦请私信不然可能误删。||Just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Substitute[庵京|短完]

*糖无误。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没有干架,和谐社会。


“京!你又逃课了!”

草薙京接起电话,手机里传来小雪嗔怒的声音,尖锐得仿佛要穿破耳膜一般。他赶忙将手机从耳边拉开缩缩脖子一副难以承受的模样。前几秒京还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乱逛,完全没预料到刻意忽视的夺命连环call是来自她。虽然并非因为有事要做才翻墙出来的,但课程真的让他昏昏欲睡,新来的老师嗓门又大得令人发指。

“抱歉啊雪,学校实在太闷了…”他放缓了声音耐心和对方解释,并没有注意到迎面走来的人,“是是,下次不会啦…哎、抱歉…!”心不在焉的青年直接和面前的人撞了个满怀,手机掉在地上,听筒里还传来雪的说教,可草薙京已经一点听的心思都没有了。

“八神?!你撞我干嘛?”揉揉脑袋抬起头便看见那头耀眼的红毛,他觉得一天的好心情都飞走了,宁愿自己还在枯燥的课堂里。

八神庵双手插在口袋里,昂着头面色不善:“这话应该是我说吧。只知道抱着电话不看路的家伙。”

你要是看路的话就我就不会撞上你了。

草薙京弯腰捡起手机,雪的电话已经挂断,他气势汹汹地起身刚想反驳却被揪着领子往别处拖。京试图扯开八神庵拉着他衣服的手,好好让对方解释一下到底想做什么。于是就有了后一幕的滑稽场面——八神庵站得笔直,攥着他衣领打算拉走他,而他抓着八神手臂想要拯救那片可怜的布料,双脚抵在地上摩擦宁死不从。

“你到底想干嘛?!”

“正好。”八神庵文不对题地答,“今天不是找你打架。”

“你除了找我打架还有别的事吗?”京狐疑的表情表露出他的不信任,但好歹是松开了反抗的手挪动脚步,“放手,我跟你走。”他也好奇这个一向见面就喊打喊杀的宿敌今天为什么突然转性,不过既然对方说找…那么刚从撞自己是故意的啰?草薙京这时候才回过味儿来,心里有些忿忿不平:这家伙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他整整被扯皱了的衣领,一脸正义凛然的表情跟着八神庵——来到了乐团休息室。推开门便看见乐团成员零零散散地坐在一旁调试乐器,时不时有说有笑地搭话。第一时间注意到八神庵推门进来的成员便嬉皮笑脸地朝他挥挥手:“八神,你回来啦,找到临时代替主唱的人了吗?”

红发男人嗯了一声,紧接着瞥了一眼草薙京。

“就是你吗?很帅嘛,就是和我们的风格不太一样。”打量了一番京的学生装,发问的乐团成员心领神会地扑过去问长问短,“太谢谢你了!雪中送炭啊!怎么样?以前做过乐团主唱吗?”

“…我?”草薙京还没从这一连串的关怀中回过神来,他指着自己难以置信地看向八神庵,然后揪住对方领子脸对脸地冲着他大吼大叫,“你找我来唱歌?!”

“不愿意可以走。”八神庵摆着张冷脸,似乎毫不在意他的质问。

“我当然要走!”他转身就往门外走。

“请等等!”刚才被冷落的成员又跳了出来,一脸凄惨地抱住了草薙京的腰,一副眼泪要涌出来的委屈模样,“来都来了!试试再说吧?!求你了!”

八神看着自己乐团成员哭爹喊娘的模样,额头青筋跳了跳。

“京,你不会是怕了吧?“

正手忙脚乱安抚着腰上挂件的草薙京突然被点名,他愣了一下,随即义无反顾地跳进了八神庵的圈套里:“谁会怕啊?!唱就唱!”

激将法真有用呢…乐团成员腹诽着掩去一头黑线,看着又开始对峙的两人,自觉地退居二线。京怒气冲冲地一屁股坐到休息室最长的那条沙发上,仰头看着径自转身的八神庵,弯着嘴角笑出声来:“怎么样,想整我?我可不会让你得逞的。”

八神庵在桌前整了片刻,端端正正地走回他面前,把一叠乐谱甩在草薙京脸上:“今晚要唱的曲目,你好好看看吧。”

“今晚?!这么仓促?”

“不然你觉得我们为什么需要人来代替主唱。”

“嘁。”草薙京咬了咬嘴唇,看着洒落在腿上的乐谱心里突然后悔起自己的意气用事。但当下已经是骑虎难下,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翻了几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五线谱让他眼睛都疼了起来,还有夹在中间的英文,那些字母怎么看都叫人头昏脑胀。京张了张嘴,抬头看着八神欲言又止。

“怎么?看不懂?”八神庵一直盯着他的表情变化,此时刚巧扯出一个嘲讽的笑。

…………。他诚实地点了点头,眼神里居然有那么几分幽怨。

八神庵差点没被这个眼神逼出三段笑,只得科科地哼笑了两声一副胜利了的模样。拿起靠在一旁的贝斯,稍作调试便奏出旋律:“我教你。你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练。”也没等对方的回答,他自顾自地便开始了教学进程。

而草薙京抱着怎么也不能让对方看扁了的心态全力以赴倒也学得很快。他并非五音不全,甚至可以说音准节奏都把握得非常好,要评论音色的话几乎称得上是干净,有种清冽的感觉。除了遇上陌生的英文单词总会磕磕绊绊的奇怪发音,可以说是完美了。

“不对。”八神庵打断他,拧着眉头,“发音又错了。”

“又不是英语课!你纠结发音干嘛?!”被纠正第八次时草薙京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再这样我不干了!”

“不会让你逃的!京!”伴随着八神庵中气十足的回应,这次摔在京脸上的是一本词典,“给我把音标读准了!”

厚重的字典直接砸在鼻梁上,草薙京痛呼一声揉起鼻子,字典掉在他大腿上又砸了一块青紫。他又一次在心里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逃课,虽然课程让他打瞌睡,也总比在这恶补英语好得多。我怎么这么倒霉…他在心里问候了一下八神庵,老老实实地捡起字典。就算不是因为八神…好歹刚才键盘手也对他苦苦哀求,临阵脱逃可不是格斗家该做的事。

乐团休息室为了隔音没有窗户,等到草薙京练熟了那些弯弯绕绕的弹舌再去看手机时已经过了晚饭,距离开演没有多少时间了。他和八神庵居然相安无事地在同一个房间待了好几个小时,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奇迹了。其他人早早地跑去吃饭,这时候休息室只有他们俩,一直维持着一个弹一个唱的状态单调地练习着。

“八神。”京清了清嗓,拿起一旁的水杯喝了一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当主唱?”言下之意其实是在夸对方唱得也不错,但他就是不能正正经经地说出口。

“我去主唱你来当贝斯手?”八神瞥了他一眼,又回到调试乐器头也不抬的状态,“还有,那杯子是我的。”

糟糕。下意识就。草薙京惊慌地望向那个不起眼的玻璃杯,接着心念一转毫不犹豫地耍起了流氓:“杯子都长得一样,我怎么知道是哪个,而且吃亏的是我吧?!你之后要扔掉要怎么都好,但是那上面沾了你的口水啊…!呸呸呸…”

他自顾自地说着,完全没注意到八神庵放下了贝斯站起身走过来。

“京。”

“啊?”声音近在咫尺时草薙京才回过神来,抬起头刚好对上八神庵放大的脸。对方的唇不算温柔地压过来,沾染热度的呼吸洒在他由于惊讶睁大的双眼上,他像是被一道八酒杯打中愣在了原地,眨了眨眼睛盯着八神鲜红的双眼。吻入侵进来,浅尝即止。

“哇啊?!”八神庵起身时他像被电到一样跳了起来,词典和乐谱散了一地,“你…”

对方还挑衅似的舔舔嘴唇:“现在扯平了吗。”

“我看你就是想逼我打架…!”草薙京忍耐了一下午的憋屈霎时间就要爆发,却又被推门而入的其他成员打断。

“我们回来了——诶、怎么了,处得不愉快吗?”

“…没有。”草薙京噎了一下又将气咽了回去,他恶狠狠地剐了一眼八神庵,坐了下来。键盘手看着八神庵并不糟糕的脸色——反而还有些愉快?松了一口气把手里的外卖拎起来,兴高采烈地给京展示:“那就好!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烤鱼,是八…”

他注意到八神庵一下子凶恶起来的眼神瑟缩了一下,含在口中的话语终于还是没有吐出来,笑眯眯地打起了哈哈。

“那个八神君,你要的衣服带来了…”

“鱼!”捕捉到这个词的草薙京不顾形象地双眼一亮几乎要扑过去,方才的怒气也一扫而空,键盘手赶紧把外卖递给他躲得远远的。在他的印象里,让八神特意交代外卖要点什么的,这位小同学还是头一个。

“吃完饭把衣服换了。准备一下。”八神庵将调试到状态最佳的贝斯靠在架子上,并没有在乎草薙京大快朵颐的模样便出了门,“把那些单词都记牢了。”

他在外头吸了一支烟,又站到身上的烟味散尽才回到休息室里。

草薙京侧面对着他正在和组员交流,身上衣服已经换得妥妥当当。短上衣遮挡不住流畅的腰线,优美的肌肉线条随着运动呈现出不同的姿态,头巾也理所当然地取了下来,身上被挂上了不少叮叮当当的饰物。他笑得一脸阳光,是纯粹的开朗派,让人看一眼就知道京主打燃烧与释放激情的旋律。

“怎么样,有点玩摇滚的意思吧?”草薙京看见八神庵回来,得意扬扬地叉着腰摆着一个拽到不行的pose。

“还差得远呢。”八神庵走过去又近距离打量了一遍换了个风格的宿敌,伸手把他系得偏高的腰带一把扯下来,直到裤子松松地卡在胯部才松了手,“但比改装得土里土气的学生装好多了。”

“…。”草薙京只觉得腰间一下子凉飕飕的,顾不上和八神发飙,反而是伸手在自己腰上摸了一圈自言自语着嘀咕,“…刚才还不觉得冷的。”

过低的裤腰让他不习惯到了极点,耳朵尖也红了起来。

八神庵觉得有趣,又科科地笑了两声:“别往上提了。不摇滚。”

“嘁。”明知道八神庵是在挑衅自己,他也只能不满地发出一个气音,让拉高裤腰的习惯随风而逝。等到到了酒吧后台等待上台时草薙京更觉得自己活像一棵圣诞树,身上挂着彩球铃铛小星星,走起路来就叮当作响,摇摇晃晃的金属链子闪闪发光。更何况他正因为紧张踱着步,于是这种近似噪音的碰撞声更频繁,也扰得他更加心烦意乱。

“啊烦死了。”他索性给了自己脑门一记。

“紧张?”一直坐在一旁假装摆弄贝斯实际上暗中观察的八神庵抬起头,语气揶揄。

“谁会紧张啊?!”明明心里怕得发抖,却还是得强装镇定。就算是在KOF的舞台上他也没这么窘迫过,草薙京想不通,只是一个小小的乐团演出怎么会让自己如此心悸。

“紧张就直说,我不会嘲笑你的。”

你已经在嘲笑我了!他暗自吐槽,恨不得在手上写个人字然后吞下去。*

八神庵今天少见的安定,甚至没有像从前那样鬼吼鬼叫地朝着草薙京大喊。好像宿命的钟摆停止在这儿,压在他身上的诅咒被暂时消去了一般。他提着贝斯站起身,单手帮对方捻去了粘在脸上的绒毛,动作称不上轻柔。草薙京如临大敌地后退了一步,像是生怕八神庵又要亲自己一口。

“准备上场。”对方只是笑了笑,并不是那种哼哼的冷笑。

“…知道了!”草薙京的脸突然烫得发红,却意外地觉得内心的紧绷感消失了一些。他将耳机扣在耳廓上,小跑着追上八神庵。接近舞台时他听到酒吧的喧闹和台下震耳欲聋的呼喊,人们对这种激烈的美学乐此不疲,享受着敲打耳膜的鼓点与狂飙的电音。这一切也让他的心脏激昂地跳动起来,先前的一切犹豫都被淹没在燃烧的热血中。草薙京握紧拳头深呼吸,踏上了还未亮灯的舞台。

他敏锐的感官即便在黑暗中也能感觉到背后不远处八神庵就站在那儿,收敛了满身的煞气。台下有观众的手机屏幕亮着,不远处的吧台也泛着温暖而迷乱的光,星星点点的亮光与那片柔和的暖色像是昏黄的月与暗淡的星在雾蒙蒙的天际上悬挂着。他再次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前方。

头顶的灯光啪地亮起,舞台瞬间光芒四射。四处扫荡的白色射灯与不停变换颜色的彩色顶灯营造出疯狂又混乱的世界,爆裂的鼓点敲打起来,随即是激昂尖叫的贝斯,拉扯的电音让草薙京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他抓住八神庵给予他的节奏,毫不怯场地唱出了这场演出的第一句。台下的观众狂乱地呼喊着,草薙京双眼亮起光芒,他讨厌努力,但却沉醉于这种淋漓酣畅的表现。就像在KOF的舞台上燃起草薙之火击败敌人,他的心跳总剧烈地在胸腔鼓动。

青年不顾一切地唱着,就算是带动气氛的热场动作他也无师自通。卖力的演唱让他身上很快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在灯光下闪闪发亮。草薙京就像日轮,毫无保留地散发他迷人的热度。八神庵也同样身陷于这种难耐的躁动,却并非是要将面前那个耀眼的背影撕扯得粉碎。贝斯更为狂气地提高了音调,要与前方那个声音争辉一般,演奏者与演唱者就此较起劲来。

演唱时人们为了草薙京的声音所尖叫,间奏时八神庵贝斯的独奏那高昂的节奏与冷峻的脸庞也使台下观众不由得高举手臂跟着急转直上的韵律欢呼着。

这种轮换在曲子的流泄中不断重演,当最后一曲的演唱到达最后一小节,草薙京再次夺回主场,他的求胜欲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很快就要炸裂似的,甚至倾倒了话筒架握在手中,用尽肺里的空气去唱着。直至一切的演出结束灯光熄灭,他才喘息着平静了下来,而身上早已汗流浃背,嵌在领口的绒毛领子被汗水湿透,软趴趴地贴在脖子上。

下台后他瘫倒在后台的软沙发上,乐队成员一个个走过来和他碰拳道谢——除了八神庵。草薙京佯装不在意似的抬起汗涔涔的脸,朝那些亲切的音乐人们笑着。

“没想到唱歌也挺累的呢。”他扭头露出一段沾满汗水的白净脖颈,抬手扇着风眼睛却不露痕迹地瞥向八神庵。那家伙估计是因为刚才的暗自较劲过分地提高了演奏强度,他一眼就看到八神的手指在微微颤抖着。正研究着,有人递给他一瓶水,草薙京喉咙刚好烧得干渴,也管不了那么多赶忙拧开瓶盖灌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咽下便听见八神那边一边拧瓶盖一边发出的阴冷声音。

“别咽下去。”八神庵镇定自若又行事缓慢地喝了一口自己手里的水,并不急着说出下文,像是非得耗得草薙京含着水下颚酸痛才满意。

等了三秒,草薙京甚至觉得水都被他含热了才忍无可忍地将口腔里的矿泉水咽进肚子里,随即从沙发上跳起来气势汹汹地往八神面前一杵,叉着腰质问道:“水是有毒还是怎么?不让我喝?”

“哼。愚蠢。”

草薙京刚要发飙,方才给他递水的人却插进他们的对话中间怯生生地举起了手。

“是我忘了不能给草薙君凉水的…这样对嗓子不好。”

被人这么一搅和草薙京又陷入一种有气没处撒的憋屈状态,虚弱地朝主动认错的人摆摆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他转念仔细一想八神居然是在关心自己,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那个已经放下了矿泉水瓶的男人。

八神庵察觉到对方的视线,轮廓分明的下颚微微一抬。

“我是怕你烧坏了嗓子,被我杀掉的时候不能惨叫。”

看到他这张臭脸草薙京就知道对方又要说些什么有病兮兮的话,但对方旁若无人地吐出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台词,乐队成员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却足够令人震惊了。

…看来是已经习惯了吗?草薙京悻悻地想。随即他甩甩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扔出脑子,伸出手握住了拳,对着对方便直拳挥了上去。八神庵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那拳头停在他面前并没有打下来,也许原本也没有打算将拳落在他脸上。这时他终于肯不吝惜眼神,用赤红色的眼睛盯着草薙京,稍稍歪了歪头。

站在他面前的青年没有说话,只是同样歪了头,把拳头又在半空中晃荡了几下。

“啧。”

八神庵察觉了他眼神里的意思,嫌麻烦一样咂了一声,抬起了手臂将拳头送过去抵在对方指节上轻轻顶了顶。这并不代表冰释前嫌,只是今晚休战的象征罢了。他这样想,也很清楚体内无时无刻不叫嚣着对面前这个人鲜血的渴望,却觉得可以先暂时忽略掉。

“你该回去了。”

男人握成拳的手又抬了一些,伸出食指指着墙上的挂钟。

草薙京后知后觉回头一看,赶忙翻到自己的手机查看,一排来自各方人物的未接来电和短信留言让他苦恼地挠起头。指针滴滴答答地很快要走到新一天,他却失联了这么久,也难怪来电邮箱要爆棚。懒得去管这些麻烦事的家伙索性打算一条也不回复,想着直接溜回家就好。

他钻去厕所换回了自己的学生装,一瞬间觉得身上都轻松了许多。回来和乐团成员们道过别后要离开的草薙京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扭过头盯着八神庵,一只手揣在口袋里的嚣张家伙眯着眼睛笑得有那么几分挑衅:“合作愉快,明天见。八神。”

他打从心底里同意愉快这个形容,语气却戏谑得很。草薙京像是有条恶魔尾巴在身后甩啊甩一样让八神庵嘴角微翘露出森冷的笑意。

“——明天就杀了你。”

“希望你明天也能这么说。”

毕竟有许多个明天的,草薙京耸耸肩膀毫不在意地跨出了大门。这种该死的羁绊已经牢牢地把他跟八神捆在了一起,并不是花时间等待就能挣脱的。

谁都不知道这个明天会延续到何时。

-END-


 *注:写人字在手心然后吞下去据说能缓解紧张XDD

发表于2017-07-25.4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