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just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10[猴狙only|军旅AU|HE]

X。


“小子,该起床了。”送走恋恋不舍的G.T,Ives抱着手臂站在Lockie床边。

床上的青年平静地睁开了眼,并没有试着去挪动他疼痛不已的身体:“止痛药,再来一剂。”

“你知道吗,你现在和那些瘾君子没什么两样。”医生摊手,一边用那种磨砂一样的声音喋喋不休,一边转过身去兑药,“靠着这种会上瘾的东西压制你糟糕透顶的症状。”

Ives将针管熟练地扎进对方手臂上分明的经脉。随着药剂进入血液循环,Lockie皱了皱眉,待到注射完成后便立刻试着起身。

Ives收拾好注射用的东西也不拦Lockie,只是抱着手臂在旁看着:“我只帮你这一次,后果自负。”然后他看着青年吃痛地跌回床上,补上一句。

“你看起来不像是那么鲁莽的人,别急,耐心点等着药效。”

“你算不上帮了我。你让G.T看住我,不是么。”Lockie仰躺在床上,平复了一下呼吸,“你只是告诉我一条情报。还是危险至极的那种。”

“我还给你提供了抑制药。”

“然后把我往火坑里推。”青年瞥了他一眼,自顾自接话,“你会说我是自愿的,对没错。自愿的。我必须得去。”

“我再三问过你了。别指责我OK?”Ives有些不满,“那傻小子没骗我,我看得出他喜欢你,你什么想法。”

“让他离我远点。你太多此一举了。”Lockie又一次努力想起身,咬着牙将自己撑起来,“我对他没什么感觉。”

“脖子上挂着人家的狗牌就别说这种违心的话了。装睡你还算在行,不过你撒谎的功夫真是糟透了。”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聒噪。”Lockie顿了顿,终于起身坐在了床边,“衣服拿来,然后出去。”

Ives出去转了一圈,回来迎面把Lockie原先那一套衣服扔了过去:“那小子洗的,穿不穿随你。药品都给你按剂量封好了,我奉劝你不要乱用。然后你的枪还在宿舍,怎么拿出来自己想办法解决。”

“嗯。”Lockie抬手接住衣服应了一声,“我午夜去拿。”

“你打算混进队伍还是?”

“自己去。那个地方我再熟悉不过了。照G.T的习惯,明天他走前一定会来找我一次,帮我挡着他,别让他分心。”

“啧啧。”Ives倚着门框发出了两声让青年不太喜欢的声音。

“出去,关上门。”Lockie站起来,药效勉强能让他的行动恢复常态,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疼痛会卷土重来,“谢谢。”

Ives状似无奈地撇了嘴,走到外面砰地关上了门。

Lockie一颗颗解开病号服的纽扣,垂在胸口的铭牌熨帖着体温。他伸手握住那片金属,微微用力像是试图把它从脖子上扯下来。

“…算了。”他松开手让铭牌重新砸在胸前。胸口中滞重的回响不仅是铭牌敲击出来的,同时还有G.T给他带来的一切。青年换上那件黑衬衫,上面是G.T常用的洗衣液的味道。他缓缓闭上眼回想起从前自己所过的生活——

“就算是那样,我也是个人啊。”

 

-TBC-


发表于2015-12-26.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