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just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14[猴狙only|军旅AU|HE]

XIV。

 

Lockie没有放过背后传来的枪声,但他却不会停下脚步。那讽刺的仇恨和不甘又开始往他的回忆里钻,挣扎着想要提醒他过去发生的种种。他好不容易才从那片黑暗中逃离出来,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让他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前面的人终于停下脚步,他手中托着的枪让Lockie感到无比的熟悉。但不及仔细辨认,Marcus便已经收起了这把狙击枪,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左轮手枪。这无疑是一种轻视,但也是对方要发动攻击的预兆。

不能轻敌。Lockie告诉自己,可他那可恶的骄傲却又促使他开了口:“拿出你的狙击枪。”

“首先,'那个人'交代我要抓活的;其次,我怕我一不留神就把你伤得太重。”Marcus笑眯眯地回答,“而且,还留着后遗症的你最好也悠着点儿,我当然是希望你不要挣扎跟我回去。”

“你埋伏这么多暗兵,这么大张旗鼓就是为了带走我?”Lockie盯着对方碧蓝的眼珠试图看出些什么破绽,但他失败了。Marcus和他印象中相去甚远,不过当时他并不关心任何人,所以这也并不奇怪。

“是啊。'那个人'可是想念你的很啊,首席。不,现在可能要叫你前首席。”亚麻色的碎发轻轻晃了两下,是青年在笑,“嗯?逃兵先生。”

“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你的话太多了。”Lockie听到这个名号,从心底冒上一阵恶寒来。那是别人眼中的救命稻草,他所恨之入骨的荣耀。他倏然抬起枪口对准对方眉心扣动扳机,速度已是意识所能达到的顶峰,可就是这样的实力,Marcus却仿佛预见到他的行为与弹道,以快得匪夷所思的反应能力翻滚避开了这一发子弹。

Marcus起身并没有钻进掩体,脸色变得有些阴沉:“看来你是不打算做这件对你我都好的事。”Lockie正在换弹,青年已经举起了枪。

两杆枪响几乎是同时。

蓝色的眼睛依旧像一潭水,Marcus轻描淡写地掸了掸衣摆,他的枪口还在冒着烟:“真是让我失望。”

在发现自己没有命中目标的同时,左侧大腿上剧烈的疼痛让Lockie根本感觉不到那条腿的存在,也没有一点可以掌控的能力。他跪倒下去,鲜血迅速染红了整条裤腿,子弹穿过他的腿不知打在了哪里。刻意更换过的小威力弹药虽然不至于让他的腿被直接打断,但要留下一个血洞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如果是当时,这一枪根本连你的裤子都碰不到。啧啧,可你看到了,现在会获胜的是我。”Marcus走到他面前一脚踢开青年紧握在手里的狙击枪,弯下腰去看他。

腿上伤处和药效过期所作用的痛楚让Lockie冷汗直冒,颤抖着牙关连发出声音痛呼都十分困难。

“如果你以前能对我友好点,现在或许我们会是朋友。”Marcus意味深长地提醒着Lockie,慢吞吞地从腰包里拿出一支针筒,针筒里面的液体颜色称得上绚丽,“你应该认识它。是时间说晚安了,甜心。”

Marcus在Lockie眼前摇晃了两下针筒,亮色的液体也随之摇动。青年即便疼得眼前发黑,却依然看出来了这是什么药剂。他一动也没法动,只能虚弱地喘出几个气音:“不…不要。”

但这种抵抗毫无用处。Marcus几乎是凶狠地将针筒扎进Lockie的颈子。

“做个'好'梦。”

 

-TBC-

发表于2016-01-17.1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