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基础多修,全系发展。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12麦郑楚鸣佐韩张P陆all狙狡宜‖←目前的墙头,欢迎投喂。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16[猴狙only|军旅AU|HE]

XVI。
 
Lockie是在疼痛中醒来的,比起这种折磨,能昏迷过去似乎更是一种甜美的慰藉。
他的眼前满是模糊晃动的光斑,潮湿地牢长满青苔的石墙叠着五颜六色的重影挥之不去。青年躺在一张老旧的弹簧床上,床垫散发着久日不洗的霉味。疼痛与眩晕让他有点想吐,脖子上的针孔连带着突突跳动的血脉作痛,腿上的伤没有经过必要的消毒与治疗,此刻正在发烫,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发炎感染。
心脏像是被紧紧攥住一般的剧痛,Lockie感觉自己明显的心率不齐让手脚都有些供血不足,伤痛之余的麻痹感令他毫无血色的脸显得更为憔悴。
他呻吟着拖动伤腿将自己蜷起来以缓解疼痛。所有的止痛剂都被收走,还有他会用来反抗或者自我了结的枪械也不在身边,包括那个他与G.T所交换的铭牌都不见了踪影。
Marcus给他再一次注射的毒品无疑会使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前功尽弃,为了戒除这个毒瘾,尽管不是自愿的,但他仍是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折磨。黑鸦五号,Lockie只记得这个学名之外的俗称,却永远忘不了那种绚丽色彩下的剧毒。
可惜毒品并没有让他从这种恶劣的情况中解脱出来,疼痛还是照例席卷全身。从铁窗透进来的月光看,自己至少昏迷了十个小时,是该庆幸对方没有立刻杀了自己么。
他牵动嘴角自嘲地笑了笑。未必。
不远处的石砖地面传来阵阵轮子摩擦的声音,还有轻快的脚步声。Marcus用轮椅推着一个中年人来到了紧锁的铁门之前,铁链碰撞的嘈杂与锁芯弹出的声音令Lockie一阵头疼。中年人用浑浊的眼睛看向Lockie,却突然伸手转动轮椅往牢房里去。
“您看,我把Lockie带回来了。”Marcus蹦蹦跳跳地跟进来,天真的笑容在昏暗的地牢里显得格外刺眼。
而Lockie看清中年人的面容后疼痛却被浸透脊髓的冰冷刺骨浇了个透。
“…K。”他不由自主地说。
中年人没有回答,只是定定地盯着Lockie。
“现在,老家伙,你的心愿完成了。”Marcus双手背在背后弯下身贴近K的耳边,“你可以安心去死了吧?”
一声枪响,轮椅上的人胸口骤然爆出一朵血花。
“把他留给我当玩具吧。如果K还活着,我会对他这么说。”Marcus收回抵在中年人背后的左轮手枪,一脚将轮椅踢到一边。
“嘿,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着要杀死你。”
青年拿着手枪左摇右摆地走到蜷缩着的Lockie面前。
“现在…你能如愿了…”
“闭嘴!”Marcus近乎暴戾地喝止了虚弱的回应,将左轮手枪的枪口抵进Lockie口中,“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冰冷而发涩的金属毫不留情地压在他舌头上,青年被迫哽咽了声音想逃开。枪口还带着血液的咸腥,铁锈味与金属味磕蹭在脆弱的口腔黏膜上带来疼痛。
Lockie缓缓地,缓缓地用淡漠的眼神看向Marcus。

-TBC-

发表于2016-02-01.1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