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基础多修,全系发展。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12麦郑楚鸣佐韩张P陆all狙狡宜‖←目前的墙头,欢迎投喂。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19[猴狙only|军旅AU|HE]

XIX。
 
“喂。”当Lockie第四次看到那个卷发女孩从他眼前经过时,他终于忍不住叫住了她。
“嘘。”比他还大了四五岁的女孩急忙把手指抵在嘴唇上,“不要告诉别人。”
“…你想逃走?”少年睁大了眼睛,显得有些惊讶。
女孩几乎是扑了过来,捂住Lockie的嘴:“嘘…嘘!别说的这么大声!我受够这个鬼地方了!”她偷偷摸摸地张望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其他人在才肯松手。
“…为什么…?”
“你没见过围墙外面春天的花和蝴蝶你是不会知道的!那才叫真正的自由!”
少年显然对这种事没有什么概念,只是知道这像雪人渴望见识夏天一样,可能需要付出生命。女孩见他没有反应,开始细细地打量着他。
“…等等?你难道是Lockie?!”
少年点头,而女孩的表情突然变得很糟糕,她退了几步远离对方,后悔地摇头:“我不该告诉你的…你会告诉K!然后我会被杀的!”
“我可以帮你离开。”Lockie摇摇头,显然不想被女孩当成一个告密者。
“真的吗?”
“真的。你从前面右转,经过九号时从左后方绕,再从角落里的通风管道爬到大约二十五号的位置右转向下,从第三个出口离开再翻过围墙…”
“你说翻过围墙?”
“是的,翻过围墙。”
“你疯了吗?这堵围墙没人能翻得过!那些电网瞬间就能把人电成焦炭!”
“那里有个缺口。”
女孩突然沉默了。
“你真的…没有骗我?”她望着Lockie的眼睛。
“没有,我承诺。”
“那你…知道那条路怎么不逃走?”
“我只是想偶尔透透气,而且我也逃不掉。”
Lockie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自己,他知道自己身上有一枚K的定位器,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找回来。
“和我一起走吧!”女孩伸手来拉他,Lockie抬起头时,拉着他的女孩却已经变成了Catherine。
“是吗…谢谢。不过不用了。”
幻觉褪去,Lockie仍躺在地上,眼前是冰冷潮湿的石质地面。他攥紧了手里的铭牌,强压下想要摄取毒品的冲动。Marcus的笑声又不合时宜地在脑中响起来,一旦开始回忆,他便沉迷其中无法再回到现实,至少在回忆中他不那么痛苦。
“我要挑战Lockie。”
亚麻色头发的少年举起了手,而之后Lockie毫不犹豫地将他击溃。
“我还要继续!”Marcus从地上爬起来,强撑着站直嘶哑着嗓子喊道。
而Lockie只是冷漠地瞥他一眼。
“弱者没有资格挑战我第二次。”
蓝色的眼睛因为耻辱与羞愧流出眼泪,Marcus浑身颤抖着双手握紧了拳。在强烈的自尊之下,仇恨的种子已经发芽。
“总有一天我会取代你!”
“希望这一天尽快到来。”Lockie垂眼,“这一次的挑战结束了。都离开吧。”
他知道表面上自己是K手中一张百战百胜的王牌,但事实上他也厌倦了那种无尽的训练与折磨。随着他的成长,K对于他的要求比其他人严苛百倍,为了完全控制自己,那个人还不惜以毒品来当作手段。
用药,停药,再用药。
Lockie猜想K享受观察自己的动摇,直到看厌为止。最近又不再被允许继续使用那款臭名昭著的黑鸦五号,戒断症状每晚纠缠着他,而他也知道自己越来越焦躁不安,即便是清醒的时候也难以集中精神。到后来尽管他可以勉强摆脱毒瘾的控制,但之前的反复用药停药已经弄坏了他的身体。这种症状总还会时不时复发,时轻时重。
K特意为他安排了这种擂台赛一般的训练,消耗着他烦躁的心绪之外,也使得他越来越疲惫和力不从心。那个人强迫着他戒掉毒瘾,却又在快完全忘记时再次强行让他回忆起黑鸦五号的疯狂。
不堪折磨,想休息了。

-TBC-

发表于2016-02-14.1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