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扩列烦请私信。||Just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20[猴狙only|军旅AU|HE]

XX。
 
在有人告诉他自由的意义是春天的花朵与蝴蝶后,他曾想象过无数次围墙外的世界。
Catherine逃走的消息很快传开到整个秘密基地。K没有叫人去修补电网,只是在那处缺口建造了一堵更高的墙,美其名曰引以为戒。
Lockie试着窥探定位仪的位置,K毫不忌讳地告诉他——也可以称之为威胁:定位仪一旦损坏,他身体里的定位器就会立即爆炸。就像风筝上绑缚的线,又是炸药的导火索。
那个为他量身打造的训练还在继续进行着,同时也在变得更加残酷直至不死不休。
为了活下去,他必须赢。
他拿到了属于自己的狙击枪,没有名字,和他一样沉默,像是死神的镰刀。有时他也不止用狙击枪,左轮、短刀、乃至球棍,都是他用来生存的武器。他的生活变得危机四伏起来,K不再禁止竞技场范围外的斗殴,甚至开出了谁能打败Lockie,谁就能离开这里的优沃条件。
这意味着他有时要面对两个或者更多人的围攻。他们都是同龄人,唯一不同的只有Lockie拿着武器,手上留着鲜血。这已经足够了,足够他杀出重围,也足够他坚定离开这里的信念。Lockie不想再时时刻刻防着拐角处的埋伏,也不想再染上同伴的血。
尽管他已经记不清毫无恐惧的安心感是什么感觉。每次战斗他都会受伤,他也会惧怕疼痛惧怕死亡。
Lockie本想过让这个地方彻底消失,最后他还是选择了逃避。
在离开这个地狱之前,他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Marcus。
那时候他带着煞费苦心偷来的定位仪,青年盯着荧幕重合闪动的红色点与绿色点深深呼吸,擂鼓般的心跳与绿色光点的明灭同一节奏。
“Lockie。”
青年放下手转过身没有说话。
“你要逃走吗。”Marcus站在那,眼睛里像是燃着蓝色的火,“你怕了吗?”
“是的。”Lockie诚实的回答让对方愣了一下,“你不会理解。”
“带我一起走吧!”亚麻色头发的青年顿了顿像是要冲过来。而Lockie只是转身离开,飞快地找到了他勘察好的曲折通道甩开了Marcus。临走前他还听见Marcus充满怒气的叫喊声。
“不管你逃到哪里!我也会找到你!”
“这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着要杀死你。”一阵电击似的疼痛穿过青年的心脏,Lockie又一次从幻境中惊醒。他发觉自己出了满身的冷汗,而体温高得非同寻常。毒瘾的症状因为这次伤口感染的高烧稍稍压制了下去,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起来。Lockie感觉自己疲惫极了,可每次他闭上眼回忆又会一股脑地涌进大脑。
出逃时他顺利地翻过围墙,顺利地躲开巡逻兵,没有不透风的网,在计划中一切都很顺利。他又一次回到了手无寸铁的时候,他也不想再次拿起武器。
夜晚的森林很黑,但天上的星星很亮,有月光和蝉鸣,已经是夏天了。他没有遗憾春天已经过去,萤火虫围绕着灌木与草丛飞行。
青年起初被这些许久未见的美景吸引,但渐渐地他发现自己迷失在了这个森林。

-TBC-

发表于2016-02-20.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