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just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24[猴狙only|军旅AU|HE]

XXIV。
 
Lockie又回过神来时以为会是天亮,但月亮才刚刚升到天空中间。温柔的月光像纯净的怜悯,他看到自己苍白的手指不由自主颤动着,他的全身除了思想都仿佛不属于他。
一直空荡的牢房,突然从过道深处传来的声音吸引了青年的注意。是脚步声,但在他混沌的思想中早已变调,无法辨认出究竟是谁的步伐如此轻快却小心,他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铭牌还在他手心,此时他发着烧,只有这个铭牌给他带来一丝清明。
当Lockie看清从阴影中走出来的人时,他睁大了眼睛,紧接着似乎是要落下泪来。
但他并没有哭,干涸的眼眶刺痛着:“G.T…。”
G.T没有想到这一路会遇上这么多麻烦,就算最后他很顺利的避开了守卫从过道尽头的窗中翻入了这座关押着Lockie的塔,他还是耽误了太多的时间。看到Lockie虚弱的面容与触目惊心的伤时,G.T感觉心脏都要停跳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疼痛与酸涩感从他心底涌出,他用力拉住牢固的铁门试着摇动,却毫无用处。这时青年注意到倒在轮椅上暴毙的尸体,慌张地试着发问,声音压得很低甚至在颤抖:“Lockie…你还好吗…?”
铁门里侧的青年试着动了动身体,把手中的铭牌往胸口的方向靠得更紧:“…你为什么要来…”
“我是来救你的啊!”G.T焦急地从栅栏伸进手去摸索牢房的锁匙,一无所获之后便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枪一枪击碎了这个阻隔两人的门锁。
“你不该来…这是我自己的事。”Lockie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枪响打断,他诧异地看着冲进来的G.T,“你干什么?”
“救你走啊!”青年伸手打算横抱起对方,却望见了手上的铭牌。他将Lockie抱到床上的动作顿了一顿,转而伸手包裹住Lockie颤抖不止的手:“好烫…我来了,没事了。”
“…这样会引来敌人…你太鲁莽了。”Lockie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来保持思考的能力,虽然牢房里的空气浑浊不堪,但至少能让他舒服一些,他听见脚步声强忍着胸肺的刺痛加快了语速,“现在…把那边尸体上的左轮手枪拿来放在我手边,然后躲起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
“我不能把你再丢在这!”G.T一时间抑制不住情绪,激动地吼出声来。原本隐隐约约的脚步声立刻加快了,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快照办!”Lockie也顾不上收声,几乎用着呵斥的语气驱赶对方,最后却又犹豫起来,“我保证会没事的…”
“你保证的…”G.T愣了一下,看着青年苍白的脸庞痛苦地别过脸,他将左轮抛到Lockie手边,然后借着黑暗扑进了对面后一间牢房的角落。
…对不起,又骗了你。Lockie用没有握着铭牌的手握住左轮手枪,他抬起这把沉重的火枪颤抖着对准铁门,又是一枪。后坐力震得他整条手臂都在发麻,青年挣扎着从弹簧床上挪动着身体,然后翻滚到地上。
伤口触动的疼痛让他眼前一黑几乎失去意识,整个囚室的天花板都在旋转,毒瘾的周期影响已经渐渐淡去,但伤口感染现在还令他难受。Lockie艰难地翻过身趴在地上,缓缓地将铭牌重新带回脖子上,一步一步试图爬行到门口。
“我刚才是不是听见有人说话了?甜心。”Marcus走到Lockie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不堪的前首席。他习惯性地把双手背在背后,弯下身温柔地问。

-TBC-

发表于2016-03-20.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