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基础多修,全系发展。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12麦郑楚鸣佐韩张P陆all狙狡宜‖←目前的墙头,欢迎投喂。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25[猴狙only|军旅AU|HE]

XXV。

 

“你是也磕药了吗…Marcus。”Lockie看着面前沾着灰尘的短靴,嘲笑一般哼了两声,“幻听是不是太严重了些…。”

“狡猾的猫咪。我不会轻易信你的。”Marcus眯着眼睛笑,直起身在囚室转了一圈。他先是夺过Lockie手上的左轮手圌枪揣回腰间,然后又抚上被破坏的牢门像是在检查弹痕。

“没想到你还是有些能耐的,前首席。也是我轻敌了,毕竟曾经你也是杀人如麻的最强者啊。”仿佛是故意说给G.T听的,Marcus没有急着揪出入侵者,反而是慢悠悠把Lockie的'光辉事迹'讲述了一遍。G.T贴着墙根注视着那边囚室的一举一动,也听了这一切关于Lockie的过去,他屏住呼吸都不敢喘气,心里却越来越觉得堵得慌。

他并不喜欢杀人,也没想到Lockie曾经是这样一个杀手。可他不在乎了,现在的情况,只要Lockie能没事,他们能逃出去,一切他都不在乎。

“…我只是为了活下去。”Lockie说。

而无视了青年辩解的Marcus又开始动了,他在过道上来回踱着步,好几次都差点走到能看到G.T的位置。Lockie虽然显得很平静,暗地里却早已紧张地捏起了手。

“所有人都想活下去。”Marcus这么沉声说着,又折回到了Lockie面前:“看来的确没有人,你总算不再打算耍什么花招了。让我猜猜,你现在是想赶快死呢,还是再多留一会,享受一些不一样的快乐?”

青年没有说话闭上眼,却暗自松了一口气。

见Lockie不回答Marcus并没有生气,反而蹲下圌身伸出手撩起一缕对方棕色的碎发:“我猜你还想和我玩一会这个有趣的游戏。”

“…我还忘记告诉你,K玩弄我的时候。”亚麻色头发的青年将指尖蹭过对方藏在发中的后颈,划过领口一路沿着脊背从Lockie那件贴身的、沾满灰尘的衬衫的下摆钻进去,“把我当成是你的替代品。”

“别碰我…!”滑腻冰凉的触感让Lockie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像是一条蛇缠绕在他身上,他猛然睁开眼用滚烫的手去拉住Marcus试图探入更深的手指。

“他看着我叫着你的名字。有趣么?”Marcus一把将对方掀过来,将妨碍自己的手拉过头顶按着手腕制住。青年眼中一瞬间闪过一丝错愕,但很快又被他强压了下去。伤口被震动,疼痛让他险些呜咽出声。而G.T已经开始不安,他只能强压下心中的冲动捏住脖颈上挂着的铭牌:Lockie说过会没事的。

“他是不是也这么对你?”处于上风的胜者放肆地笑着,他的眼中满是仇恨与兴奋。Marcus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他也是从很久之前就希冀着这一天到来,让他能够肆意羞辱这个曾经称自己为弱者的骄傲家伙,把这个人的尊严践踏得一干二净以泄心头之恨。青年嘴角上扬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将所有纽扣扯落,肆意地用手指刻下青紫的淤青。

月光下Lockie的身体单薄苍白得像一张纸,仿佛Marcus一出手就能将他揉皱撕裂。

“他是不是总是把你弄得不堪忍受你才想逃?”

“他是不是让你呻圌吟尖叫得很大声,像个放圌荡的女人?”

Marcus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复仇的喜悦冲昏了他的头脑,他毫不顾忌地说着不堪入耳的下圌流话。但这种污言秽语只是让Lockie皱了皱眉,失去血色的唇圌瓣勾起一个讽刺的笑。


-TBC-


发表于2016-03-27.1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