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just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26[猴狙only|军旅AU|HE]

XXVI。
 
“臆想症别太严重。没有人像你一样。”Lockie的气息已经算得上微弱,他的声音不大,却足以刺入Marcus的耳朵。
“你说什么?!”
Marcus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几乎气得尖叫起来。怒火中烧的他狠狠扼住Lockie脆弱纤细的脖子,脉搏跳动的频率让他感觉不到对方的慌张,这令他感到十分不满,他慢慢收紧手指观察着对方由于缺氧而漫上绯红的脸。但他并没能欣赏太久,Lockie缓缓别过脸去视线不知投向何处,滚烫的手轻飘飘地拉住他的手指。Marcus心知肚明此时的Lockie在他手下已经没有一丝挣扎的能力,只要再等一会对方就会命殒于此,他一边劝解自己不能让对方这么轻易死去一边松开手:“我不追究你的挑衅。”
在暗处的G.T紧绷的身体又放松下来,刚才他差一点就要按捺不住冲了出去。握着铭牌的手几乎把这块铁片捏得变形,手上的温度都将原本的冰凉捂暖,掌心渗出的汗渍着名字刻下的凹槽。他之所以没有冲动地扑出去,是因为Lockie那道视线是看向他的。
没有想象中的求助与痛苦,对方的眼神里是一片平静,除此之外还有求他不要出现的示弱。G.T狠狠咬着牙几乎想一拳捶向墙壁,他知道自己又在被别人保护,他不甘于做一个缩在角落坐观灾难的懦夫,但Lockie求他留下。
他逃避了太多次了。一次也好,他也想拯救别人一次。
“我要让你也体验一下。那个老家伙是怎么对我的。”
此时Marcus终于不再愤怒或兴奋,语气冷得像冰。他一把扯去Lockie的腰带,不顾粘连着伤口溃烂凝固脓血的布料将长裤强硬地剥下来。寒气让Lockie发热的皮肤起了细密的一层疙瘩,而皮肉被猛地硬生生撕扯开的疼痛终于令他忍不住嘶痛出声。
——“你就只跟K学了这些肮脏的把戏么。”
伤口感染的各种症状发作时他已经浑身发软,此时更是无法挣扎,Lockie只是紧盯着Marcus腰间的左轮不做声,任由对方将他伤腿的脚踝握在手中提起。
“住手!”
有风声、枪声。G.T的怒吼震得Lockie头晕目眩。那个人从黑暗中扑出,像一只敏捷的豹,手中的枪口冒出火光。无法再忍受Marcus的话语与行动,也无法再忍受自己的退缩。G.T此刻才意识到他对Lockie的感情远超在乎,甚至视之如生命。
Lockie注意到Marcus伸手摸向左轮手枪的动作时以为他要开枪射击G.T。青年拖着嘶哑的嗓音想要高声提醒对方当心,话还未说出口时胸口便传来一阵震荡的闷疼,Marcus一脚踏在他胸口上,而漆黑的枪口是指向他的眉心,他咳呛几声几乎呕出血来。
“终于把你这只烦人的耗子逼出来了。”刚才那几枪并没有对Marcus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他早就料到G.T会突然袭击而一直做好着准备。
G.T这时也发觉他事实上是鲁莽地暴露了自己,对方手里掌控着Lockie的命,只要他轻举妄动,Lockie立刻会死。
Lockie似乎是勉强维持着呼吸叹了一口气,他嘴角挂着血丝看向G.T,眼底是责备与深深的不安,即便是面临死亡,他也从没露出过这样的表情:“退回去,逃的远远的。”
而Marcus却没有马上发难,反而盯着G.T挂在胸口的铭牌饶有兴趣:“你就是G.T?鲁莽、轻率、意气行事。Lockie竟然会喜欢你?”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G.T被对方这一席话砸得有些飘飘然又有些懵。
Lockie,喜欢自己?
“你只是想要我的性命吧?放他走。”Lockie又犹犹豫豫地咳了两声,压迫着胸肺的重量让他连呼吸都很困难。他将目光毫不畏惧地投向Marcus,近乎强硬地要求道。

-TBC-

发表于2016-04-03.1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