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基础多修,全系发展。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12麦郑楚鸣佐韩张P陆all狙狡宜‖←目前的墙头,欢迎投喂。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32[猴狙only|军旅AU|HE]

XXXII。
 
房间大开的窗里投射进明媚的阳光,有浮尘在空气中飘扬,气氛本应安静祥和。
“你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Catherine却难得一见的对Lockie露出责备的表情,她将一张长长的诊断书拍在桌上高声质问着半倚在床头的青年,“你这样的身体状况做手术是很危险的你难道不知道么!”
“手术成功了,不是么。”Lockie垂眼,用没有挂着点滴的手握成拳抵在下巴上轻咳了两声。他的胸口缠着一层层绷带,包裹得严严实实。三天前他在Ives的安排下在私人医院做了定位器摘除手术。他们通过扫描找到了埋在心脏稍下方的定位器。Ives一开始拿到Lockie体检报告的时候也严肃告诫他现在不适合手术,但被Lockie回绝了。
没有人想带着炸弹生活。
尽管药物检验、体质检验甚至是血液检验没有一项合格,他还是毅然决然地上了手术台。手术结束后,Lockie本想对G.T和Catherine保密自己被迫用了近似于致幻剂的毒品,没想到还是被Ives透露了出去。黑鸦六号的作用远超于原本的旧型五号,Lockie也领教过这种药物的厉害之处,他不想成为累赘。Catherine是军官,现在还同时肩负着管理军队新成员的重任,因为自己分心的话必然是不利于战事的。而G.T,Lockie与其说是不想给他添麻烦,不如说是不想让他担心。
但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Catherine来告诫他的同一天下午,G.T就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跑来,美其名曰照顾,却不知道到底打的什么小算盘。这几天他独自一人的时候往往在浅眠,这让他觉得好受些,可自从G.T来了便从早到晚守在床边,原本安静的房间多了一个人的气息让Lockie不太自在。他不想让G.T看到自己因为药物翻覆不安的模样。
可即使有G.T在,他仍旧是每日依靠止痛剂和镇定剂来抵抗黑鸦六号的药效。起初的半个月这种方式还很有用,腿伤稍愈时他不用终日卧床,Catherine为他安排的养伤地远离战场,走出门外就有一片草地花圃,大树繁茂的枝叶洒下一圈树荫。Lockie会在一切都还好的时候出去走走,G.T也亦步亦趋地跟着,时不时扶持一下走路不稳的青年,和他说话谈天喋喋不休。Lockie并不是不喜欢这种生活,只是他还记挂着许多东西放不下,所以总显得沉默不语。而G.T不介意对方的不语,只是自顾自地讲着从各处听来的趣事。一天又一天,仿佛成了一种习惯。
每到夕阳西下的时候,无论如何Lockie都会回到房间。傍晚是毒瘾发作的起始,他将房门锁上用止痛剂和镇定剂将自己麻醉,而后一夜无梦地睡到早晨醒来,一切会像没发生过一样风平浪静。除了G.T总会敲着门阻拦着询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Lockie不会回答。只是偶尔在早上开门后见到坐在门口睡着的G.T会为他盖上一条薄毯。
药物一天天使他变得虚弱,但他别无选择,他清楚自己是在逃避。从那个囚笼独自一人逃开也好,躲避所有人的关心孤注一掷的行走也好。很多人觉得他不近人情,是个冷酷无情的刽子手,但他归根结底只是应付不了太过热切的关注与难以承受的情感。

-TBC-

发表于2016-05-16.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