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基础多修,全系发展。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12麦郑楚鸣佐韩张P陆all狙狡宜‖←目前的墙头,欢迎投喂。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33[猴狙only|军旅AU|HE]

XXXIII。
 
在Lockie终于发现抑制药物逐渐失效的时候,他已经会在午夜醒来。寂静的月光残忍的扭曲,血色侵蚀着现实。他本以为会很快降临的破晓却迟迟不至。疼痛并不强烈,只是隐隐地撕扯着他,不足以让他辗转反侧,却难以忽视。窗帘没有拉上,Lockie独自一人坐在床上坐在夜色里,窗外月光下的树枝被风摇动像乱舞的妖魔,他不觉得惧怕,只是觉得胸口抽搐着,心情不可抑制地低落下去。但他又不想闭上眼,仿佛在他看不见的时候那些缠绕着他的东西就会悄悄逼近。
他明白时间和往常一样是一分一秒地过去,但在他的身边,每一秒都仿佛被无限拉长,甚至于到达不了尽头。于是他就着月光去看自己苍白而嶙峋的手,经络分明地蜿蜒在手背上,他又翻过手心,薄薄的肌肤下无数条交叉纵横的青紫血管清晰可见。手指是颤抖着的,不受他的控制,那样不停地表露软弱。
紧接着他抬起头时,房间开始缓缓地颠倒过来,所有的东西都仿佛被火烧灼的蜡烛一样融化成软烂的泥浆。Lockie轻轻地摇了摇头,房间一点点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幸好尽管药物的作用力下降了,却还是能够帮助他摆脱幻觉。
他又迟钝地在一片混乱中坐了一会,终于挪动身体坐到床沿将双脚放下去。
先是脚尖,再慢慢把脚跟压到冰冷的地面上。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他多了几分安心感,但同时麻痹的感觉从脚底蔓延到大腿不可抑制地扩散着,青年缓缓从床上将自己撑起,腿上的伤口隐约有些疼痛。可当完全离开支撑物时他连站稳脚步都做不到,世界再一次天旋地转,身体不受控制地倒向地面时Lockie甚至来不及伸出手扶住什么。
剧烈的震动或许已经让才略有好转的伤口再次开裂,青年趴伏在床边的阴影里,虽然在黑暗中看不见裤子上有没有血液沁出,但他伸手去摸时已经触到了一手的黏腻温热。伤口火辣的痛让他太阳穴都突突地跳疼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现在与废人无异。颤抖的手举不起枪,残损的腿也无力奔跑。昔日的辉煌仿佛都是一场梦,太过灿烂的曾经毁灭时也格外惨烈。青年试着抓住床头柜让自己起身,手却不小心打到了不远处的玻璃杯,透明的器皿从高处跌落下来溅出斑斓的碎片,也发出了碎裂的嘈杂响声。
然后他听到门口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G.T从睡梦中惊醒爬起来了。
“…Lockie?”对方贴着一扇门轻声地问询着,而Lockie静静地屏住了呼吸没有回答。门外寂静了大约一两分钟,随即是钥匙串碰撞的清脆响声。匹配的钥匙被送进锁眼,扭动发出弹簧弹开的声音,门把手上被按进去的锁头干脆地弹回。门把轻轻拧动,借着月光Lockie看见G.T蹑手蹑脚地走进来。
他一直都有这个房间的钥匙,却从不戳破。
青年就这样看着G.T接近床边,直到在微弱的光线中四目相对。

-TBC-

发表于2016-06-29.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