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just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34[猴狙only|军旅AU|HE]

XXXIV。
 
“…!”G.T发觉Lockie在看自己时显然吓了一跳,紧接着的第一反应却是慌慌张张地将钥匙藏到身后来掩饰自己的行为,“我只是听到有响声所以来看看!”
“扶我起来…。”Lockie看着近在咫尺的玻璃碎片,咬咬牙打断对方的话。
G.T愣了一下,急忙低身将Lockie从地上扶起来,又横抱着放到床上。他拧开床头的小夜灯,简单地用脚把玻璃渣踢成一堆拨到远处,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审视了一番对方。
暖黄的灯光下Lockie宽松睡裤上的一片血迹变得格外明显,G.T一眼就看到了这片旧伤复发的重灾地,急忙跑去取了医药箱坐到床边要给对方临时地简易包扎。而受人照顾的青年却抿着嘴唇不出声,手里紧紧攥着睡裤的裤腿。
“很疼吗…?”G.T仔细地端详着Lockie的表情,一手绷带一手药棉地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以为对方是因为伤口太疼而难以动作,青年却摇摇头不愿说话。Lockie不敢说自己视线中对方模糊不清的面容与背后接近的黑影,他清楚这是自己的幻觉,是挥之不散的白日梦魇。黑影与G.T的脸渐渐清晰起来,黑暗从背后那个虚影褪去,露出血红的瞳孔与惨白的皮肤。
那是他自己的脸。
“我自己来。”他压低颤抖的声音伸手要拿过绷带。另一个自己那双削瘦的手已经从背后抚上G.T的颧骨脖颈,他努力想把这番幻像从脑中驱逐出去,却无能为力。胸口扭曲翻搅着疼痛,Lockie想伸出手拂去那双碍事的手,却只是抬了抬指尖又放下。
“我自己来就好了…。”见G.T不愿放弃,青年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你出去吧。”
这种幻觉都是他内心深处不堪肮脏的思想,是不被允许的禁则。可能不看见对方,这种东西就不会再出现。
他喜欢G.T。Lockie自己很清楚。
“…好吧。”G.T默默地放下绷带和药棉,将碎玻璃茬清扫干净就离开了房间。
木门合上的那一刻Lockie便后悔了刚才将G.T赶走的行为,他毫不意外自己会感到落寞。房间里恢复了寂静,绷带散落在床上仿佛蚕茧旁交错的丝线。他半褪下染血的睡裤拿起那些白色的纱布,结蛹一般缠绕着流血的伤口,白色覆盖上去,再狠狠拉紧。血液又从纱布上迅速地浸染出来,染红了原本雪白的茧。钻心的疼痛让他笑了起来,无声无息地苦笑着。
而G.T喜欢的,恐怕只是当年意气风发的自己。
Lockie没有再试图下床,幻觉也放了他一马,之后的整夜都没有侵扰。可太过安静的夜晚的确是太过寂寞,时间又被拉长,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时,意识的时针像是已经在表盘上旋转了一万年。
青年像一尊石像般一动不动地坐在床头,视线低垂看着浅蓝色的被子和被子上互相交叠的自己的手,直到G.T再一次来敲门。他不打算出门,也不想吃任何东西;他觉得疲惫不堪,又无法好好入睡。
这时他才发现靠药物维持治疗时自己是废人,而失去了药品的扶持,自己恐怕只是一具空壳而已。

-TBC-

发表于2016-07-07.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