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just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37[猴狙only|军旅AU|HE]

XXXVII。
 
Lockie猛地惊醒,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一片迷茫的黑暗,而伸出去的手只能触到夜色的冰冷。
这只是他做的一个梦。仅仅是梦而已。
你一定是疯了。
无望的幻想让他感觉不能呼吸,放松蜷缩的身体,青年翻身仰躺在床上,用手臂遮着眼睛,眼前仿佛还回放着刚才梦境中的情景。门外又传来钥匙的轻响,令他烦躁不堪。
G.T才刚偷偷将门打开一条小缝试图看看他是否睡得安稳,Lockie便以一声沙哑的呵斥将他赶了出去:“别进来!”
门外的青年被吓得一哆嗦,顺手又将门关了回去。
“…我不进来,你…睡不着吗?”隔着门板的声音显得有点远有点闷,“需不需要我陪你说说话?”
Lockie知道他想说的答案不是否定,但他也不想说出口。梦中温情的吻又鬼使神差地出现在他脑海中,不想拒绝,却又不敢接受。于是他不说话,只是再一次翻身背对着房门远离对方甚至于外界的一切。
G.T贴着门板仔细倾听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只能靠着门缓缓滑坐下去倚着隔绝了他与Lockie的那扇门,皮质的外套发出衣料摩擦的声音:“那我在门口等你…有事可以叫我。”
Lockie再一次拉紧了毫无温度的被子将自己裹起来,回不去梦境也走不进现实。他仿佛被抛到了世界的夹缝,只能在两个彼岸不停地来回徘徊,像个精疲力竭的溺水人,假若停止抗拒这种疯狂转瞬之间就要沉入深海。
他知道也看到了G.T对自己的照顾。可现实如此痛苦,就连平静都难以企及,更别说每当提及未来时感到的无比的迷茫。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的感觉,让现在所有短暂的快乐都有点虚幻。
想流泪。疼痛到无法呼吸。
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影响让自己变得如此多愁善感…真是可笑极了。
青年在翻来覆去的折磨中一边嘲弄自己一边沦陷悲伤。分裂成两半的意识一处冷眼旁观一处垂死挣扎。
Lockie突然又很想看看G.T。
床与门并不太远,只是几步便能抵达的距离。绵延的思念却拉扯得遥不可及,青年努力而小心地再次尝试起身,伤口的疼痛迫使他咬紧牙关才能拖动脚步踉踉跄跄地向门的方向走去。
难以言喻的孤独与悲伤蚕食着他残损的心,仿佛只有触碰到对方才能为此打上补丁。
我是如此的想念你。
好几次他都险些跌倒,最后还是来到了门口。他颤抖的手指抚上门板凹凸不平的纹路,而他想见到的人就在这薄薄的壁障之后。门上的纹路清晰又变模糊,近而转变成一条条鲜红的毒蛇,纠缠着手指仿佛要把他吞噬。Lockie并不在乎,他也贴着门边跪坐下去,接着背靠在门上,仿佛与G.T脊背相依。剧毒的蛇群一点点盘踞上他的身体,吐着信子紧紧围绕他脖颈,锋利的鳞片张合似乎在呼吸。
“晚安。”他坐在一片冰凉中却意外的平静,手不自觉地握上那个从未离身的铭牌,青年侧过脸低声地说着,缓缓闭上了眼。
朦胧间他感觉自己仿佛飞了起来,落进一片温暖的阳光里。
梦比现实美好,他想。

-TBC-

发表于2016-08-01.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