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基础多修,全系发展。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12麦郑楚鸣佐韩张P陆all狙狡宜‖←目前的墙头,欢迎投喂。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38[猴狙only|军旅AU|HE]

XXXVIII。
 
Lockie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床上。
和煦的阳光透过拉开一半的窗帘洒在床尾,床头柜上的一杯温牛奶还冒着热气。
他从床上坐起来,疲惫与酸痛的身体又强迫他倒回去。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就好像昨晚的挣扎也是一场梦。青年放空思想静静躺了一会,装作自己是一具会呼吸的尸体。
过了片刻G.T又推开门悄悄探进头来看Lockie有没有醒过来,他注意到床头柜上杯子里的袅袅热气已经散去,只好走进来拿起那杯冷透了的牛奶打算再去热一次。
“我不喝。”Lockie突然转过视线,“所以不用热了。”
“噢…”G.T本来被他吓得手一抖差点撒掉半杯牛奶,这时候听见他拒绝又显得有些失望,“那你要吃点东西吗?”
Lockie摇摇头,撑着床再一次试图坐起来:“扶我起来。”他颤抖着手臂勉强支着身体,却没有更多的力量足以让他坐直。
残废。G.T扶起他时他冷着脸这么自言自语了一句。感觉到搀扶着自己的手臂顿了一下,他知道对方听到了这句话,却什么都没说。房间里满是尴尬的沉默。
“那个…Lockie,你饿吗?”G.T站在床边盯着对方面无表情的脸不知所措许久,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说话,话说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早就问过这个问题。
本以为对方会毫不留情嘲笑自己的G.T早就做好了颜面扫地的准备。可事实上Lockie只是又摇了摇头,对他说:“你出去吧。”
你出去吧。G.T觉得他还不如听到对方嘲笑自己。但他也只有点点头转身离开,还顺便端走了牛奶。站在门口恋恋不舍地回头看时他发现Lockie倚在床头魂不守舍地看着窗外。
时间仍在行走,每一天都或好或坏地过去。
停药后的一两天Lockie很难入睡,有时他能在午夜寂静时看到倒吊的尸体悬在天花板上,有时又变成黑暗中虎视眈眈的红眼怪物,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都从他眼前做了个展览。而Lockie虽然很困倦仍是没有办法安心入眠,每当他一闭上双眼,那些东西就开始惊声怪叫起来,刺耳程度比起指甲刮玻璃有过之而不及。只有在午后他才能抓住一点机会稍作休息,远离那些光陆怪离的幻想。
再之后他终于能忍受噪声在午夜入梦,可梦境也从来不对他有所照顾。各类匪夷所思的梦境纷至沓来,从现实无比的默剧到乱七八糟的幻觉穿插交织,有时他以为自己醒来了,可最后还是在梦中。他一次次将G.T拒之门外,或许是在梦里用铁条焊死了木门,或许又是在现实中斥退了对方。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再理智下去,过度疲劳和营养不良让他的伤口恢复情况很差,终日的头疼折磨着他。而雨季到来后的连日阴雨也让一切都变得阴冷潮湿,最常盖的被子伸手摸上去都是黏腻潮湿的,带着些不见阳光的霉味。
Lockie试着将自己完全封闭起来。可仍难熬思念入骨。


-TBC-

发表于2016-08-14.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