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基础多修,全系发展。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12麦郑楚鸣佐韩张P陆all狙狡宜‖←目前的墙头,欢迎投喂。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39[猴狙only|军旅AU|HE]

XXXIX。

他又失眠了。窗外的倾盆大雨敲打在玻璃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微弱的月光透过云层将房间镀上一层薄薄的暗蓝色。雨点滑过玻璃留下的轨迹连带着影子投射在地上。G.T忘记了关窗,卷着雨的狂风将暗色的厚重窗帘高高扬起,发出猎猎的抖动声。
Lockie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今天的幻觉上演的戏码像一出老套的恐怖片。天花板用结实砖石砌筑的平面像一张白色的膜,恶魔的脸透过那张膜不停地狂笑引诱威胁,变换成各种扭曲的表情。青年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小丑演绎他的独角戏,直到他听见左手边传来的流质翻滚沸腾的声音。这种声音不像沸水,反而像充满气泡的黏稠血液。他转过头,血浆在地上凭空积成一滩浅浅的血泊,中心泛起波澜一圈圈地向外扩散,紧接着血液形成了一个人形大小的喷泉,然后血滴落褪去,浴血之人的面庞渐渐浮现出来。
是将他带入苦海的K。中年人还像Lockie幼时这么年轻,他一步一步走近青年的床榻,背后无边的黑暗像触手蔓延伸展向他靠近。然后出现的是Marcus,他的胸口还残留着一个对穿的弹孔,青白的尸斑覆盖着他微微腐烂的皮肤,这次Lockie终于认清他手中的狙击枪——那是自己出逃前用的枪。
最后出现的是墓碑。不大的房间里很快塞满了大大小小的墓碑,整个房间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从地里凭空爬出的尸体源源不断,有些Lockie还能记得他见过,有些没有印象,但他知道,这些都是他的枪下亡魂。
“赎罪吧。”K和Marcus站在他床边,那些死尸爬上他的床逼近他。
G.T听到房间里一声玻璃杯碎裂的声音惊醒,几乎从地上跳起来。也顾不上小心翼翼,他将钥匙慌乱地插进锁眼拧开,冲进房间时他甚至顾不上拔下钥匙。
“Lockie!”
“别过来…!”青年跪坐在地上,身边洒落着锋利的碎片。他看起来疲惫又狼狈,浓重的黑色扫在他眼睛下,皮肤苍白更显得格外憔悴。颤抖着的手指握着一片厚厚的玻璃碎片,而另一只手的手腕正摆在刃尖下面。
G.T见状立刻压低了身体僵住了要前进的动作:“Lockie…你冷静一点…”
Lockie没有说话,只是玻璃又被往下压了一压。被划破的掌心流出血,顺着透明的表面滴落下来。
“你…你听我说…不能惧怕它。你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你很强…所以别方…啊不是…是别慌!你不能被它控制…你得…控制它…”G.T恨不得冲过去强行让对方远离危险,但他没有这么鲁莽,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循循善诱地劝解着。
如果过不了这个坎,Lockie会崩溃的。
青年屏住呼吸紧紧盯着对方,生怕他一个想不开就划下去了。Lockie没有将手拿开,动摇着看着那个心急如焚的人,干裂的嘴唇却嗫嚅着什么,似乎在和自己说话,在反驳内心深处的绝望与孤独感。
“关心…我?”最后他这么嘶哑地反问,握着玻璃的指尖轻轻松开。
G.T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抓紧时机便冲了过去,他踢开一地的碎片夺取对方手中的凶器。然后一把将这个单薄的青年抱住,双臂用力地收拢:“绝望就一定要靠死解脱吗?!”
透明的玻璃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静静地褪去了血色。
Lockie感觉到对方身上传递过来的热度怔了一下。
眼前一切的幻觉虚影都在被G.T拥抱住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仿佛阳光穿透阴霾那种重见光明的安全感。
“…。”他伸长手臂,攀上对方的背脊。

-TBC-


发表于2016-08-22.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