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基础多修,全系发展。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12麦郑楚鸣佐韩张P陆all狙狡宜‖←目前的墙头,欢迎投喂。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41[猴狙only|军旅AU|HE]

XLI。
 
G.T从床上翻身坐起来的时候脑袋还有点晕。
特别是看到自己不是睡在客厅,身旁还躺着另一个人的那一刻。
紧接着他开始努力回忆昨晚自己除了阻止Lockie做傻事和讲了故事之外还有没有做过什么什么值得他记住的事情。而结论是他们似乎没有做同床共枕以外任何的事。
至少有进展。G.T这么安慰自己,又望了一眼Lockie心跳有些加速。一向不开窍的脑子想着这时候可以趁对方没醒悄悄吻他一下。
他看向虚掩的门,又看向面朝着自己呼吸平稳的Lockie。他一点点靠近过去,直到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房间外传来一声开门又关门的巨响。G.T吓得一抖急忙从床上跳下来往门外冲,心里是三分遗憾七分后怕。
“嗨。”Ives站在门口提着药箱朝他挥了挥手,身旁是穿着便服的Catherine。女人正在收起手里的长柄伞,她长发盘起,看到G.T从Lockie房间跑出来时明显怔了怔,后来被Ives用手肘轻轻推了推才回过神一般的伸巴掌打回去。
“咳。Lockie他情况怎么样了?”Catherine努力不让自己的视线往敞开的房间门里飘。
“他还在睡!”G.T被对面两人不知道是何含义的奇怪眼神盯的不自在,逃一样躲进盥洗室洗漱去,匆忙抛下一句话。
Ives有些洋洋得意地把手揣进兜里,放下药箱拔步往Lockie房间里走:“我就说他们俩不对劲吧。”
Catherine给他一个无语的眼神,整了整衣服也跟进去:“你觉得Lockie能够撑过去吗?”
“是时候了。”男人从口袋里拿出折得乱七八糟的病历证明,“他已经撑过去了。”
“根据血液检验的分析结果预测,昨天是药物血溶含量峰值。简而言之就是最严重的时候,如果他的精神没在昨晚崩溃,那么以后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Ives展开那张皱巴巴的纸,招来Catherine嫌弃的眼神,“之后只要慢慢调养就能恢复了。”
“真的吗?!”应该是听到了两人谈论病情的G.T突然奔进来抓向那张纸想看个究竟,神色激动地问。
Catherine没拦他,Ives倒是眼疾手快地把病历往怀里一藏白了他一眼:“别抢。给你你也看不懂。”然后他又想起什么似的把手指竖在嘴唇前示意青年控制音量。
“噢!哦哦…”此时的G.T有点像是被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砸得彻底懵了个逼,恍然大悟地叫了一声才傻傻地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到底什么情况?”
Ives这次没再立刻回答,因为Catherine拉了拉他的袖子朝Lockie的方向努努嘴。
“Lockie你醒啦?”G.T也立刻注意到床上的人睁着眼睛看着他们,还准备坐起来。他扑过去刚打算嘘寒问暖就被Lockie打了回去。
“你好吵。”Lockie努力地支起身子倚坐在床头,抬手揉了揉眉心。G.T可怜巴巴一脸宝宝委屈不敢上前的表情也让Catherine和Ives同时扑哧一声笑出来。
“既然你醒了我也省得解释两遍。抛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安心和你觉得有安全感的人在一起,你会好起来的。别亏待自己,好好养好身体,最起码尽快让你的腿伤愈合。”Ives拍拍G.T的背,“这小子会照顾好你的。如果觉得和他一起能睡个好觉就别客气,他一定很乐意为医疗事业献身。”
“诶?嗯!”G.T被拍的一愣一愣,只能用力地点头显示自己很可靠。
Lockie没表露出一点高兴的意思,却是半开玩笑地对医生先生说:“送你拿去解剖了,不用客气。”他顺势滑下去翻身背对着其他人不再说话。
“任重道远啊年轻人。”Ives朝着G.T笑眯眯地。

-TBC-

发表于2016-09-06.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