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just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43[猴狙only|军旅AU|HE]

XLIII。
 
今年的雨季仿佛特别的漫长。
“雨下的很大,还要出去吗?”G.T趴在窗前探出半个身子往外看,屋檐为他挡去了天上落下的水珠,他伸长的手却毫无阻拦地接到了雨水。仿佛是预示着春季要走向尾声,雨水不再冰凉,而是带着些许潮腻的触感。
“嗯。”Lockie正在坐沙发上换雨靴,雨天让他走路必须比平时更小心。而且由于伤处还没愈合完全,他的腿很难抬高,因此总避免不了弄湿裤腿和鞋,在雨季要将这些东西重新干燥是很痛苦的事。所以G.T索性为他准备了雨靴。
“昨天不是说要一起去镇子上买东西吗?”
“我只是担心你不太好走…”青年从伞架上抽出半干的雨伞抖了抖,站在门口等Lockie。
“别把我当残废。”手上的动作停了半拍,Lockie抬起头,眼神里是掩饰不住的不满。
G.T这时也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仿佛是认错一般一巴掌把自己的嘴捂住:“好吧好吧。我闭嘴。”
Lockie没再出声,只是用力把自己从沙发上撑起来。伤口的隐痛并不是不能忍耐,但本能的无力却让他很难一下子站起来。G.T也没有袖手旁观,他把伞倚到墙根走向Lockie向他伸出手。
而Lockie将手交到他手中。他不由自主地想这如果是婚礼该有多好,可窗外雨还在下,手里也没有戒指。G.T拉住对方的手将Lockie拉起来扶稳,自己又返回去拿起那把黑伞。
伞很大,为他们两个挡雨但却并不宽裕。Lockie的步伐又很慢,两人只好紧紧并肩着穿过田间稍显泥泞的道路。这个宁静又偏远的地方仿佛远离了外界的时空,永远都是如此平静而安详——雨滴打在伞面的声音和田地中偶尔响起的蛙声是世界上唯二的声源。
世界上也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一样。
G.T看向Lockie的侧脸,毫无征兆地想亲吻这个人。
似乎也并不是毫无征兆。毕竟他牵挂对方的笑或蹙眉,牵挂眉眼唇线都是来源已久的念想。G.T再次放慢了脚步,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Lockie…”他说。
“嗯?”在他身边的青年略带疑惑的转过头,G.T心一横便抓着那人肩膀闭眼亲下去。他不顾对方微弱的挣扎,生涩而不可拒绝地撬开齿关叼住那条软舌。
田间的蛙声似乎都停了,天地间只剩下雨声和他们交缠的呼吸声。
“我、我是真心很喜欢你!想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
生怕咬到对方或是被对方咬到的G.T只是匆匆忙忙地结束了这个吻,接着他深吸一口气,红着脸大声却紧张到结巴地说出了自己的心意。
Lockie显得有些意外地摸了摸自己尚且湿润的唇,握住伞柄想继续往前走。
“Lockie…你…不答应吗?”
G.T有些委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伞被拉到前方使得他半个身体都露在了雨中。此时他眼神与身上都湿漉漉的,头发被浇得垂下来,活像只被抛弃的大型犬。
“我以为你早就说过了。”
Lockie朝他皱眉,似乎是不满意他还淋着雨,扯了扯伞柄示意他跟上。
“…欸?什么意思?”
“…白痴。”Lockie嘀咕了一句回过身伸手扯着G.T袖口把他拉到伞下,“淋湿了,回去吧。”
“到底是什么意思啊?Lockie你就告诉我嘛…”G.T察觉到对方并不反感自己的表白,突然又有了活力,就差抱着对方手臂撒娇恳求Lockie告诉自己他到底是不是也喜欢自己。
“闭嘴,走了。”

-TBC-

发表于2016-09-19.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