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扩列烦请私信。||Just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45[猴狙only|军旅AU|HE]

XLV。
 
夜深。
“——!”Lockie突然睁开眼,近乎焦急地坐起身。
伸手打开开关,床头灯温柔的暖黄光芒立即照亮了不甚宽敞的房间,门没有关着,而厚厚的窗帘紧闭着,窗外还在淅淅沥沥地下雨。青年坐在床上紧紧扣住双手,刚才的梦境让他冷汗直冒。他勉强将急促的呼吸平复了下来,梦的内容却还不依不饶地往他脑子里钻。黑鸦六号对他的影响已经明明降到了极低的情况,却仍时不时会在睡眠时的无意识状态骚扰他。
比如刚才的梦。
他梦见幼年的G.T没能在孤儿院逃过一劫,瘦小的身体倒在漫延满地的一大片血泊中,与其他不幸的孩子一样遭受了无妄之灾。而流淌的血液扩散着,浸湿了本不应在场的他的足底。满是血腥的气味充满了他的鼻腔,一切都真实得过分,让人分不清这是梦境抑或现实。
卧室里亮起的灯惊动了客厅刚刚入睡的G.T。他睡眼惺忪地望向房间的亮光,抱着枕头打着哈欠往Lockie房间趿拉:“Lockie你不是睡了吗…”
青年抬起头,眼圈有点点泛红。看到G.T时却是微妙地转开了视线。
“做噩梦了。”他说,手指转而攥住被面,指节发白。
G.T的第二个哈欠打了一半硬生生被吓了回去,他丢下手里的枕头就在床头坐下,也不问梦见了什么只是问Lockie还能睡得着吗。
青年点点头,眼睑下淡淡的阴影像是睡眠不足的象征,仔细看却又没有。细软的发丝在橘色灯光下显得特别柔和。
“G.T。”Lockie沉默了一会,突然叫住他。
“啊?怎么了。”G.T刚想打第三个哈欠,转过头看着对方捂着嘴眨了眨眼。
青年抿了抿嘴唇,低下头撇开眼神:“…留下来睡。一起。”
“什…什么?”
G.T这次是彻底清醒了,难以置信地张大了嘴。他结结巴巴地伸手揉了揉耳朵像是怕自己一时耳聋听错了。
Lockie剐了他一眼,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留出半张床。
G.T现在真的明白自己没有幻听。讶异过后随之而来的是狂喜,但他爬上床铺的动作也是前所未有的小心,像是生怕压坏这张两人要共枕的小天地。
Lockie在他躺好的时候就关了灯,黑暗里不再有人说话,直到身边传来清晰规律的呼吸声,G.T才敢轻轻翻个身,同时注意着不要吵醒对方。
喜欢的人在身旁睡的香甜,他却辗转难眠。
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青年又试探着向他日思夜想的人那边蹭了几寸。他一点一点小心地挪动,像是工兵在雷区里扫雷一般心惊胆战。G.T伸出手想抱着对方,Lockie背朝他侧卧着,没盖着被子的肩头棱角瘦削。他轻轻地揽住Lockie,怀中人平稳的呼吸也没有任何波动。G.T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心安理得地闭上了眼睛。
很久之后G.T眉飞色舞地对Ives炫耀时,Ives只是嘲讽地挑起嘴角,两只手悠悠地往架着二郎腿的膝盖上一搭:
“他的装睡技能还是这么登峰造极。”

-TBC-

发表于2016-10-01.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