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柒律峦

扩列烦请私信。||Just弄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关注通知已关看心情回fo。

© 枫柒律峦

Powered by LOFTER

愿为曙光#49[猴狙only|军旅AU|HE]

XLVIIII。
 
说个头。半小时后G.T立刻变了卦。
他小心翼翼地将昏睡过去的Lockie抱进轿车的后排座位,直起身看了眼倚在车门边的Ives。男人虽然不是西装革履,却好歹穿上了规整的军装。平日里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抹了发胶梳理得整整齐齐,他斜倚在车门边还是一副浪子相,完全没有一点军人或是准新郎的责任感。
“看你们这样磨磨唧唧我都觉得累。”他没好气地翻个白眼,伸手把一张崭新的邀请函掼到G.T怀里,“非得要我亲自出马来请才肯罢休,就算不给军部面子,好说歹说也得给我们这对新婚夫妇卖个面子吧。”
G.T嘿嘿地讪笑两声,跟着也坐进车里,让Lockie枕在自己腿上。
“我早就猜到Lockie估计不会来的,所以配了支特效催眠针做第二手准备。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Ives一挽袖口钻进驾驶室,系上安全带伸手扯下一个后视镜上的小挂件扔到后排,“嗅盐。过会再给Lockie闻,我怕他现在醒过来会跳车逃跑。”
“没这么夸张吧?”G.T想反驳,说着说着也有些底气不足,“好吧,有。”
“你可以先睡会儿,可怜我还要开夜车——”前排的男人头疼地揉揉眉心,“要不是为了Catherine,我才懒得伺候你们两个不开窍的小崽子。”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G.T尴尬又歉意地解释,“…其实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坦白过了。我不会把他当做累赘或是包袱。无论他是怎样,我都…但恐怕他不会信的吧。”青年失落地低头看向安睡的人,声线渐低。
“他会信。”Ives发动车子,“孤独与高傲是他心里最难熬过的坎。”
“而他现在并不孤独,也为你放下了高傲。你回应着他的期待。”
“你们是属于彼此的。”
“安心睡觉,等到了目的地,Lockie他会同意参加阅兵的。”Ives转过头朝G.T眨眨眼,油门却松都不松。
“好好驾驶啊喂…很危险的。”
我可是老司机。Ives哼了一声没说话。
黑漆漆的乡镇公路没有路灯,只有天空笔直的月光洒在跑车前盖和Lockie侧躺时露出的一小截脚踝。G.T抱着Lockie,渐渐陷入梦乡。
Lockie不做声地睁开眼,悄悄直起身子在G.T的脸颊上回以一个像月光一般轻柔的吻。
再醒来时会是新的明天。
G.T在睡梦中无意识地拢了拢手臂,脸上露出傻傻的笑容,像是梦见了什么憧憬的东西。他怔了一下,嘴角也静静勾着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跟天空的弯月一样皎洁美好。
就像是有种预感,一切的黑暗与痛苦都将会离他而去。
像婚礼的白纱,无名指上的银戒。
他的未来会有这个人所给予的无瑕,真是太好了。
 
-END-
 
后记:
这篇文写到这里已经后劲不足了,而让我坚持写完这篇文的人已经无法让我坚持。为了一个完满结局我不得不停在这里,如果再写下去可能会变得更糟。这个结局是属于他们而不属于我的,我所能做到的便是将最后一点温柔化作文字吻上面颊来给予一些温度。或许不久之后就无人再需要这星点余温,但这是我最后能做的一件正确的事了。
感谢大家这一年多的支持,文笔拙略而意蕴不足的文能受到如此的喜欢我很感动。
那么,在月光中晚安吧。

发表于2016-10-27.9热度.